江南流水記



大前年花了較長的時間在江南旅行,行程悠散,「日記」較勤,連芝麻事兒也記入流水帳。天漸回暖,驛馬星又開始蠢動,翻開筆記,撿了幾則回味一下。沒潤飾過的文句(一字未易),讀來有另番味道。

(圖1:晨霧中的西溪濕地;圖2:天目山小木屋外)

(杭州虎跑公園)

午後大雷雨,遊人稀少,原已樹蔭蔽天的園子,更顯陰霾。獨自在李叔同記念館,見其「悲欣交集」法書,眼框頓溼。兩襲袈裟,幾管禿筆,除此身無長物。觀其昔時畫作,天賦極高(非浪得虛名,泛泛之才),又涉獵歌劇,作曲作詞。如此心巧靈動的一個人,竟忍揮別多彩人世,甘於苦行平淡至此!較之於其早年的書法,那四字鋒芒盡斂。極簡禪意。

悲?一壺濁酒盡餘歡,終須一別。

欣?捨肉身,迎向另個時空,靈氣氤氳不去,與古樹同參天。

(同里小鎮)

晨遊同里巷弄,買了包子坐在橋上吃。見居民浣衣,洗滌均在綠黝黝的河旁,生活條件很差,但看起來好像還算自得。大家都這樣,沒得比,就不難過了。旅館房間明式裝潢,頗雅緻。另附設了個明清傢俱館,庭院亦幽靜,加分。回房沖涼,吃了大西瓜,去火涼茶。

下午遊「退思園」,UNESCO 2001年列入,期望太高,頗意外其「小」。

三輪車夫要五元,給十元,他很高興。

吃了同里湖的特產「吧魚」,很貴,味極鮮。生平首次整條魚涑齒而食。水箱裡的活魚,小小的肥嘟嘟的,老板娘讓我們摸,我不敢,怕被咬。M摸了,譽其膚質滑如凝脂。哎,真罪過 …..

(蘇州怡園)

吃了「大娘餃子店」很優。紅棗蓮子湯料實,才3元。

晚上遊怡園,颱風自台灣掃來,遊人甚稀。有人在涼亭處「彈評」,可能是被包下的,唱了近兩個鐘頭。我賴在不遠處「旁聽」,M說這樣不好意思,我說沒關係,園子是公家的。他拉開我坐到遠處「避嫌」。

滿園除了清麗柔潤的蘇州彈評(二胡加琵琶,男女二人),就是風聲,樹聲,園子小巧典雅精緻。從8點坐到11點,園子關了才出。感覺很棒。要是滿園的觀光客,那就什麼味道都沒了。

票根上印著「…..當夜幕低垂,華燈初上,信步夜花園,光影朦朧中,暗香微傳,絲竹縈迴,遠離塵世喧囂,一切恍若隔世….」所言不虛。風急雲快,時光似是加速,然而古詞彈評卻又倒轉了歲月。頂天立地,恍恍幽幽。

鑲嵌在廊壁的數十方唐宋名家書法,稱「怡園法貼」,亦佳。「幽雅窈窕,集滄浪之复廊,假山太湖石,效環秀山莊」。

踱回旅館路上,遇二女,謂自安徽來,投親未著,盤纏已盡。見其穿著,又無行曩,明知是假,仍引路至火車站旁,M給了她們一人十元。如何度人?難。

(瘦西湖)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山盡,唯見長江天際流」YES,終於來了揚州!因颱風影響,陰雨,真是遊園的好天氣。更添詩情畫意。

午前到「大明寺」,唐朝鑑真和尚十四歲即出家的地方。中午到西湖賓館,本想嚐紅樓夢菜式,答以須十人方可開桌,且須預訂。故聽建議點了:揚州炒飯,炒蓮藕子,菱角三鮮,獅子頭,芙蓉蓮子羹。相當好,給八分。尤其炒飯,顆顆飽滿,不乾不膩,用料細緻。連小費才110。

下午遊瘦西湖,可能因天氣,少遊人,覺得幸運。有人在拉胡琴,抑揚飄忽的琴音,更添此湖靈動。直致七時鎖園方出。飽享補壁之名家書法,揚州八怪亦列其上。始知杭州西湖與揚州瘦西湖姿態各妍。瘦西湖在康乾即已形成「兩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樓台直到山」的湖上園林。融南方之秀,北方之雄於一體。沒錯「儼然一幅次第展開的圖畫長卷」!

晚至美食街,嚐了「太湖三白」(蛋白,魷魚,蝦仁,百果)清爽不膩,再加兩碗酒釀湯圓,共才32。買了糕點,防饞。

(莫干山)

揚州﹣﹣鎮江﹣﹣宜興﹣﹣湖州(車站買了四個湖州粽子,還好)

從德清縣武康鎮再坐麵包車到莫干山下。火車不直達,只得換4次車。苦了M導,都是他在找路。到了莫干天色已暗,很矮的山,不想入山找賓館 (門票80☹),就近找了家叫「莫干綠」的小旅館,老板一家子好像有潔癖,到處乾淨得不像話。洗滌後走了圈小鎮,回旅館用餐,吃了山產土菜,蕨菜筍,炸小河魚,喝莫干啤酒,再補顆大西瓜,共55,優。

房旁有棵大樹,原以為會被鳥吵醒。結果是清晨五時的大貨卡。車流自此不息,人聲雜沓,食煙火的小鎮營生風情。

今夜星辰多得令人驚奇。想到第一次被漫天星星嚇到是在「霞雲戰鬥營」的饅頭山上,躺在廣場的水泥地上。那麼多的流星。初長成的十六歲,忘了許下啥蠢願。今夜握著他的手,我許下「但願人長久」。旅途雖愉快,舟車勞頓,青絲競白。肉身真會衰敗呢,時光有限。

(天目山)

自臨安到西天目山(車站旅游中心兜客,車資100)。

入山門票70x2。天目山,是座好樣的山,禰補了「莫干小坡」的不足。的確「天目千重秀,林深十里長」。清晨出發登山,小覷了難度,連水也沒帶。千年古道石板階陡峭,一路密林蓊鬱,柳衫壯直粗大,動輒數百年資。大汗淋漓,十足森林浴,險些電解質失衡。沿小徑清溪湍流,四下無人,索幸寬衣洗澡,冷卻體熱,舒服許多。一路攀高至千米,直到景點處「大樹王」,才聞雜沓人聲。遊客皆從前山搭小巴登山。千年樹王已然奄奄,不似他處的老二,老三,老四猶然勁拔。那老四的胸圍達7米!

沿破廟「開山老殿」走到下山巴士地。一人十元,山路蜿蜒,迂迴了近40分鐘,險暈車。搭車上山,少了林徑探幽之趣。難忘的景。

天目山小屋,環境清幽,脩竹密林中,清晨傍晚習字。多花了US5,取得最佳位置的小屋,帶了個小客廳,是麻將間(怎麼會有人面對竹林打麻將?俗斃!)。除了蚊虫多,山中歲月寧靜愉快。

財政部在山腳蓋的賓館,是此地較佳之西式hotel,但位置甚差。到那裡用了素菜,加一杯楊梅酒。酒好,菜普通。在小店買了土產醃筍豆,山核桃各一斤(15, 55元),另吃了三根蒙牛冰棍。店家小妹小弟很可愛顧家。晚上又折回買了三包方便麵,一瓶小酒。回小屋聊天享用,亦是一樂也。

(杭州 西湖)

又回到杭州了。跟旅館櫃台領了寄放月餘的行李。梳洗後換上一身好衣服,夜遊西湖。去了翡翠樓吃了宋嫂魚羹,青蔥炒蝦,魚香茄煲。地點佳,裝潢不貲,但吃得不舒服。西裝筆挺的服務生眼神帶有「野氣」。也可能甫自鄉野地回到「文明」高消費處的心理因素。他的眼神讓我覺得guilty。當大多數人在汲營最基本營生時,憑什麼我可以如此優渥?高品質的生活,對心靈亦是種蠶食,忽視現實的粗糙,躲進潔亮的象牙塔,對「土地」的疏離冷漠,源於「文化」的層層包裹封閉。這樣的「精緻靈性」,經不起試煉。

早上走西湖白堤,又是雷雨氤氳,幸運。中午到孤山小島「樓中樓」用餐,點了西湖醋魚(桂魚),東坡肉,小籠包,宋嫂湯,靈隱佛餅。不佳,只給6分。去了西泠印社,買了本篆刻小字典。

晚上逛完武林廣場,回來途中,見一年約十五六歲少年在翻垃圾桶,渾身髒污。尾隨觀察後,找他講話,卻不搭理。給100不要,給吃的也不要。想是自農村逃家未久,尚未開始乞討。個性甚拗,碰了一鼻子灰。只得把那盒才買的糕點打開,放在旁邊。他顯然已經很餓了。希望他好自為之。

「老家鍋貼」難吃,壞了胃口。所幸回程又碰見「九百碗」,才救回來。在這家歐式的旅館來回住了近一個月了,什麼都好,就是對街緊臨西湖的那幾家BAR噪音擾人,很不像話。隔了大街呢,關上窗,玻璃也還會震動。旅館偕街坊投訴多次,不管用,後頭有高官插乾股。反正明天就要離開了,我決定前往嗆聲。M見我又要惹事了,只好陪著去。對門口那批圍事的流氓,曉以大義,說到激動處,揚起聲,見到那批人開始要變臉了,趕緊離開現場。繞道回旅館,感覺有人跟蹤。一夜沒好睡,有些擔心被報復。

(西溪溼地)

溼地區裡唯一才建好的中式家庭旅館,還未正式對外開放,才三間客房,沒客人,情商要了大間的(裡頭好像住了老闆),很棒,浴室還有一套很新的橡木浴桶!

晨六時農家早餐已在庭園備妥,人很好,吃得愉快,當下決定多住3天。

隔天清晨,即依店家指路,直入溼地。規畫甚佳,歐美水準。步道,建築環繞,不失美感。曲徑幽深,但整治得過度整齊,少了些野趣。很大,沒M導和compass,我肯定走迷。

簡介上:「蘆錐幾頃界為田,一曲溪流一曲煙」,從宋到清朝,西溪一直是文人雅士躲避紅塵的去處。清溪縱橫,曲水環繞,蘆花梅樹,柳煙竹林……」

的確有入桃花源之感,且無遊客。

(奉化溪口)

果不其然,人很rough,沒有杭州人的文氣。逛夜市,那麼多的美髮院和服裝店,奇怪會有誰來消費。居然看到熱水鋪!局民拿了熱水瓶,付了錢,在大鍋爐前排隊打水,有趣。吃了奉化梨,還行,有個水果樣。

早上搭小巴到雪竇寺。據聞是六朝即有的禪寺,日本曹洞宗創始人道元即從此出。寺很小,門口正在鑄塑大彌勒,醜斃!

(紹興,諸暨…..的流水帳,以後有空再報告)

About Me 簡介

My photo
Artist 藝術家 . (簡歷) College Instructor 大學講師 . Newspaper Columnist 報紙專欄作家 . Traveler 旅行者 旅住歐美多年; 藝術碩士(MFA, Honored with Distinction) 美國大學教藝術史,教學評鑑獲特優(College instructor, Art History,Teaching Evaluation Exceeding Excell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