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之塔》

終殤,我身汝戰地
已矣,神鬼的角力

莫再以造物之妙禽獸之性詰我如約伯
狂傲的厄浪已漫越了祢界定的門和鎖

祢的光焰灼傷我眼,卻輝映惡人的猙獰
祢的話語導引我,踏上深淵之面的薄冰

邪靈獨醒,挹絞良心,鮮血淋滴
仇敵又活潑,又強壯,昂首站立

我的驚惶伴著幽冥裡白烏鴉的尖叫
猛然閃現前世熟悉的聖壇火苗跳燿

回憶猶輕輕彈動每條僵直脈絡
冰軀仍渴聽妳的纖指溫柔滑過

請千萬要忍住悲傷的眼淚
暗夜的潰堤會將我魂沖碎

馬茲達以惡報善,任清白殿堂孤苦
九天九夜祈禱,仍難滌除碰觸之污

載我鐵架軋軋磨擦粗礪肌膚
為善一生竟不配木質的慰撫

擔夫喃喃咒語
野草摩娑鬱鬱
禿鷹颼颼拍翅
尖喙扣扣凌遲

暗夜阿利曼森森陰笑回盪
審判之橋有黑犬狂吠飆颺

烈日擊刺叮叮
腐飱嗡嗡虻蠅
石灰滲髓滋滋
雨水瀝瀝渣滓


祭司祝誦漸漸諳瘖
三天三夜聖火燃盡

曠野沉默之塔禁錮我靈
三千年吞滅死亡的指令


(注) 此詩有關善惡之爭,以祆教葬儀比喻。該教認為生前越是良善者,屍身越是污穢。抬屍的擔架須用鐵,禁用木材,以防吸附邪氣,其死亡標示了光明之神馬茲達的挫敗,黑暗之神阿利曼的大勝利。

About Me 簡介

My photo
Artist 藝術家 . (簡歷) College Instructor 大學講師 . Newspaper Columnist 報紙專欄作家 . Traveler 旅行者 旅住歐美多年; 藝術碩士(MFA, Honored with Distinction) 美國大學教藝術史,教學評鑑獲特優(College instructor, Art History,Teaching Evaluation Exceeding Excell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