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米斯(Hermes) 人



(圖:Nisa, Turkmanistan 土庫曼 2008)
去年中亞遊,正職是外科醫生的土庫曼導遊賈巴對我說,我讓他想起前陣子他帶的一群來自日本的考古學者團,「他們就在尼薩古城這一帶盤桓了七、八天……東撥西弄地,有個傢伙臨走前還挖了些泥土。放進瓶子前,用手捧著,湊上鼻子深呼吸,然後,用極陶醉的聲調讚歎道“多芬芳啊!”……」賈巴閉著眼,誇張地模仿那個日本人的神情語調,我噗嗤一笑。

我的確也有這樣的「毛病」,尤其是在古蹟廢墟處,會情不自禁地閉上眼深呼吸。時間許可時就拿出小素描簿,寫起生來。即使手頭邊有更便給的相機。不一樣啊,用自己的眼撫摸那一道道經自然腐蝕後的人工稜線,看顏色褪盡的斷垣殘壁與光影的錯縱推移,總令我情迷。一次又一次,我沉醉在世界各地的古文明廢墟中,那時那地的我 生命的織錦彷彿穿梭 加入了一種神秘的質感,心會微顫。而也只有自己才知道,有一股極細微的能量,從此竄進了體內,即使是在酷日下人群裡,那一剎那間,似會恍惚出一陣清涼。

我想我閉眼微笑的神情讓賈巴看見了,一種屬於某纇族群的特殊樣貌,有時在旁人眼中看起來可能會有些可笑。旅行的目的,不在印證所學,雖然行前擁有了知識,會令「滿意度」提高。旅人不遠千里而來,要的就是那種入膚之深。全身的毛細孔成了接收器,吸納了那裡的光與熱,泥的色,風的動……。沒有語言障礙,沒有文化隔閡,自自然然就是人文大地的一份子,這就是融入了,其深刻遠非讀萬卷書所能企及。旅行是人生一大幸福。旅人,逸離了日行軌道,是人間的一顆顆小小流星,有了熱力,有了說「不」的勇氣。擺脫開了習慣性的戀家,讓僵硬的靈魂柔軟活潑了起來。去異地,看看別人不一樣的生活,找找不一樣的幸福形式,或許,會讓自己越來越荒涼的眼前小徑,漫生出奇花異草。旅行,使人從心中漾出含氧的活泉,暫時,停止了枯萎。背起小囊,穿上無翼涼鞋,跨過人為國界,就不再是庸庸碌碌的凡人了,煥發的是Hermes 的奕奕神氣。

旅行之神赫米斯在希臘神話中是眾神的信使,他管得事兒,可多了,除了旅行外,他得留意疆界,道路,商業,科學發明,手工技藝……他同時也是盜賊與賭徒的保護神(眾生平等?)。這個亦正亦邪的神打一出生就口才一流,曾騙得阿波羅團團轉。他深得宙斯喜愛,擁有自由出入天堂與冥界的特權。他身手敏捷,調皮搗蛋,愛笑愛鬧又極幽默。他令其他眾神既惱且愛。他的魅力在於他那上天入地的閱曆,無所不通的技藝,和那永不老的青春。「赫米斯」人,厭惡虛偽,耍手段。人的心會老,赫米斯人不會。

即使你無法幸運的擁有自在游走的能力,也請別忘記那點的心有靈犀,在無際的精神世界,不役於凡瑣,不自我設限,不世故。你要記得你也是赫米斯人。赫米斯人不在乎別人怎麼看自己,那真的很不重要。你的快樂只寄託在自己的腦子裡。

About Me 簡介

My photo
Artist 藝術家 . (簡歷) College Instructor 大學講師 . Newspaper Columnist 報紙專欄作家 . Traveler 旅行者 旅住歐美多年; 藝術碩士(MFA, Honored with Distinction) 美國大學教藝術史,教學評鑑獲特優(College instructor, Art History,Teaching Evaluation Exceeding Excellence).